推动基础设施升级  深化互联互通合作

中缅路桥建设合作硕果累累

  “组织力”一词,最早出现在《论持久战》一文中,1938年,毛泽东同志在认真分析交战各国综合实力时,敏锐地提出了“政治组织力”这一关键因素,深刻指出组织力较强的一方,军队执行力会随之上升,最终也会影响整个战局的结果。

本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孙广勇

2018-08-2008: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自1993年建成以来,每天都有很多车辆通过丁茵大桥。
  本报记者 孙广勇摄

  中国路桥承建的恩都—高加力公路改扩建项目是连接泰国和缅甸的重要通道,被誉为亚洲一号公路。图为中国路桥工程师与缅甸工程师在施工现场考察。
  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供图

  核心阅读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和缅甸在桥梁、道路等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硕果累累。缅甸交通部桥梁厅总工程师登昂称赞说:“中国建桥修路的技术在全世界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缅甸在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升级的过程中,可以更多选择来自中国的先进技术。”从30多年前合建的丁茵大桥,到今年3月初立项的新滚弄大桥,飞架两岸的一座座桥梁不仅给缅甸百姓生活带来诸多便利,也成为中缅人民世代友好的友谊之桥。  

  攻坚克难,中缅工程师结下深厚友谊

  丁茵大桥位于仰光东南方向15公里处,是仰光南部车流、物流进入仰光的重要通道。本报记者来到丁茵大桥时,虽是周末,桥上机动车道依然车水马龙,很是繁忙;铁路桥不时有火车开过,轰鸣声阵阵。“在工作日,过桥经常要排队,因大桥南部通往迪洛瓦特区、仰光深水港,运输量非常大。”司机皎汶对记者说。

  丁茵大桥横跨勃固河,全长约3公里,1986年10月开工,1993年7月竣工,是缅甸最大的公路铁路两用桥。这座大桥是上世纪80年代中缅两国开展的最大经济技术合作项目,也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海外援助项目。“7月31日是25年前大桥通车的日子,作为大桥的建设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那天我一定要来大桥看看。”丹辛说。

  丹辛是当年丁茵大桥的建设者,担任缅方项目总监。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依然行动敏捷、思路清晰,和记者甫一登上大桥,就蹲下身子检查桥面伸缩缝,叮嘱工作人员一定要认真保养维护。回忆起当年建设丁茵大桥的情景,丹辛感叹道:“当时的技术条件很有限,但我们与中国工程师克服了重重困难,历时8年建成了这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桥。”

  丹辛还清楚地记得建桥时发生过一次险情,“1991年7月的一个凌晨,我被从睡梦中叫醒。3号桥墩在进行沉井施工时,因地质原因,沉井突然发生倾斜。缅方和中方工程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分析沉井的倾斜状况和河床地质情况,找出原因后采取纠偏措施。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才把倾斜的沉井纠正。”

  建设丁茵大桥时,中方先后派出100多位工程技术人员,包括一流的桥梁、机械、电力等方面的专家。在历时数年的施工中,中缅两国工程人员在一次次困难与考验中相互信任、密切合作,最终建成大桥,也结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正是那些共同的经历将我们所有人团结起来,就像同胞兄弟一样。”丹辛说:“这座大桥是缅中友好关系的象征,希望后人都能铭记这座友谊之桥。”

  30年来,静静流淌的勃固河见证了两国工程师心血凝成的桥梁工程,也见证了大桥为两岸人民生活带来的便利和仰光这座城市的发展。

  传经送宝,中方为缅甸培养近百名桥梁建设专家

  在中国援助下,缅甸不仅建成丁茵大桥,也培养了近百名桥梁建设专家。后来,这些人才为缅甸自主设计并建造了多座跨江、跨河大桥,极大地促进了缅甸经济发展。

  “当时缅方一级工程师只有两个人,其余大部分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大桥。缅方召集全国各地的工程师参加丁茵大桥建设,就是为了向中国学习造桥技术。”丹辛仍记得,中国工程师不仅在大桥开工建设前就对缅方工程师进行培训,还在工地现场手把手地指导缅方工程人员。

  也参与大桥建设的登昂那时才25岁,“在丁茵大桥建设过程中,中方专家在桥梁设计和施工方面,给予了我们很大帮助。他们非常耐心地教我们桥梁设计方面的知识,传授了许多实操技术和经验,我们同吃同住,结下了深厚友情,成为朋友。”

  今年5月26日至6月3日,曾参与建设丁茵大桥的缅甸专家、缅甸建设部官员来到中国云南、贵州、武汉和北京访问,并与当年援建丁茵大桥的部分中国专家会面。访问期间,缅方团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学习交流的机会。在中铁大桥局下属的桥梁科学研究院,缅方专家对如何就悬索桥拉索的锈蚀程度进行检测表现出极大兴趣,不断追问技术细节。

  工程师内梭奈说,缅甸潮湿多雨,桥梁锈蚀情况普遍,而中国不论是在桥梁设计、建造还是检测、养护方面,都具有世界级水平,“这次去中国访问,我学到了不少先进技术”。

  缅甸建设部原副部长吴丁遂感慨地说:“一切始于丁茵大桥的建造,那是一个美好的开端。缅甸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很快,这与中方当年给予的桥梁技术支持是分不开的。我们从中国工程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未来我们希望能从中国学习更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

  一带一路,缅甸基础设施升级迎来机遇

  近年来,中缅友好关系稳步发展,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化,尤其在“一带一路”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等方面达成的共识,推动了两国设施联通、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如今,除了丁茵这座中缅友谊桥,两国工程师还在积极推进更多道路铺建和养护方面的合作,比如恩都—高加力公路改扩建项目等。“中国建桥修路的技术在世界上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缅甸在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升级的过程中,可以更多选择来自中国的先进技术。”登昂由衷为中国技术点赞。

  迄今为止,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缅甸建设部合作,推动了“一带一路”倡议下两国多个互联互通和中缅经济走廊基建项目,比如曼德勒—木姐高速公路项目、仰光—曼德勒高速公路升级项目、曼德勒—密支那公路升级改造项目、毛淡棉—丹老—高登公路改扩建项目等,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今年3月20日,中国援助缅甸新滚弄大桥项目举行立项换文签字仪式。该桥所在的登尼—滚弄—清水河公路是掸邦北部的交通要道。项目建成后,将大幅改善缅甸掸邦北部与中国云南边境地区,以及缅甸其他地区之间的交通和物流条件。缅甸建设部部长汉佐说,新滚弄大桥将成为缅中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项目以及两国友谊进一步发展的标志。

  真正的友谊,在岁月长河中历久弥坚。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参加丁茵大桥建设的中缅专家曾见证了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现在,中缅关系迎来新的历史契机。“我们要继承丁茵大桥友好团结合作的精神,共同把中缅友好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在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中,中国要支持缅甸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与缅甸朋友们一起建更多的路,更多的桥。” 

  (本报仰光电) 


 

(责编:杜燕飞、王静)

友情链接: 美师的全能弟子 学妹真的让我迷 梦缘灵契 欲望神曲 冥之幻梦 墓葬冥棺 倾尽年华,醉梦天下 网游之异星宝藏 绝望之火 西门一粒米 枕一山而眠 法援律师 格劳斯的冒险 王者荣耀之魔都重现 火与战车之歌 这个魔头很奇葩 异度警魂 孤儿成神记 时间若可逆 奥特终极系统 超神学院之一生所爱 末世火僧 异界无敌黑科技 天地师魂 天火炼钢 英雄红尘泪 元素星冒险传 幻兽I—空间 刀战世 剑仙必须死 倒计时的末世变身 穿越诸天去旅行 幻之界黑金之战 遗憾之樱 天天请假 我的时代有黑科技 七万年 剑啸美利坚 记忆里的那些事 江山颜情 独木桥上 血色命途 天路杀神 玄门策 高中,也就这么回事儿 灭天世 北岸的酒馆 化谍飞 末世重生之玩转未来 我是土豪大明星 遗憾的时间 火影之双星闪耀 后悔成圣 云之尊 斩凶 勇者闯魔城 天劫:完美轮回 妖孽别走 新诛仙传奇 哥哥优等生 末世之血腥祈祷 我叫满天星 时间指示箭 秩序不灭 异界之盗墓王 冰马记 问天传说之苍天之怒 桑盘前传少年乘风欲归去 可惜小清新 我本来就很帅 生而人下 商通至高界 变身超人气偶像 死亡禁域 九州云动 水生物系统 末日神危 余孽反江湖 鲸落纪 道士吴迪 繁星大掌门的游戏世界 兽魂传承 道分两极,红尘为仙 美漫之地爆天星 天地修罗刃 阴阳手迹 上古之废物起航 万能订制 仙神也贪 男人的成长 零后纪 末世之我是御使 火影之潜影之蛇 残剑之痕 网游之大帝天下 最强寄生系统 魔法师重生玄幻世界 幻尘浮世录 魔神末世 六年的夏天 高校风云之无之境界 走向不可知的时代 愿你好好爱自己 08年我上军校 春秋斗智 碧蓝航线之樱之殇 弹指灭尘 神代手札 万道尊神 惊悚电影厂 暗夜王牌特工 万神纪之位面抽奖系统 三国之银河射手 小捕快闯江湖 逆天强化系统 都市妖孽医仙 异界归来去补天 破灭始今朝 不死武尊 玄风灵尊 魔帝戮 神爵的故事 恶魔校草放开我看我从笑话变校花 墨魂诀 穿越之逆瞳 百灵之王 冰雪狼王 王者终成回忆 尊为力实 易此世 魂口 那剑 过客,亦是陌生的挚友 猫懒家的姬心 我是全能修仙人 空莘戬恋 武灵元域 书山剑海 这个日常有点怪 九霄帝天纪 同学会中篇小说 异能春色 UPV最终感染者 梦续高唐 破势而求 末日生存专家 麒天之溟 末世系统:丧尸皇的傲娇女帝 精神圣域 安堂笔记 神域危途 冥皇归来 全能萝莉女仆 我为天元 怠工死神 重生之国民男神,爵爷你太狂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 远气 打仙梦 道界神域 欲断还想 神魔共道 尘世封天 霸运 秘野诡事之天师传奇 一炁 虐杀原形:重启 有我守护 至尊之紫气东来 转生成亚人种的欢乐生活 儒门一脉 倒斗组 一人荣耀 心灵震爆 阴阳落月 落叶菩提:落叶永不见 圣灵界域山 大周群侠传 末日中的控制 天妖巨擎